疫情对韩国经济和中韩经贸的影响

avatar
avatar
admin
177
文章
1
评论
2020年3月23日13:03:35 评论 160 4560字阅读15分12秒

截至2020年3月10日,韩国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已多达7513例,韩国确诊患者比例已经占到韩国总人口的0.014%。据确诊病例的数量,区域分布前5个市道以及其确诊病例数量为大邱5663例、庆尚北道1117例、京畿道163例、首尔141例、釜山96例,确诊病例集中于大邱、庆尚北道、釜山等韩国东南地区经济圈,其在总病例数量的比重已超过90%。从目前的韩国疫情防控形势看,首都、京畿道地区的新增确诊病例得到较有效的控制,但东南地区经济圈作为韩国两大经济圈,与首都经济圈之间的人口流动、经济交流非常密切。

韩国经济曾经经历过几场较大的疫情考验,如2002年非典、2009年H1N1流感、2012年MERS等。其中,H1N1流感在韩国确诊病例为76万3760例,死亡率为0.04%,2012年MERS在韩国确诊病例为仅为186例,死亡率为21.0%。这几场疫情对韩国产品市场、资本市场的冲击是短期一次性的,并未改变中长期经济的发展方向。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疫情发生后,各国针对韩国采取禁止入境措施会对韩国造成负面影响,这是前几场疫情中韩国尚未经历的不确定因素。

从韩国整体新增确诊病例扩增不减的趋势看,韩国疫情的拐点还不能预测,疫情彻底结束也许要等到进入夏季,病毒自然消失。韩国各界大部分专家均认为,本次疫情对韩国国内经济、中韩经济合作带来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本文将探讨疫情对韩国经济、中韩经济合作造成的影响因素。

一、本次疫情对韩国经济的影响

首先,从疫情发生之前的韩国经济数据分析来看,韩国近几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据韩国央行发布的数据,2019年韩国GDP总量为1.64万亿美元,同比增长2%,创下了近十年以来的最低增速;人均GDP为32,047美元,同比下降4.1%,出现近四年以来的首次下降。从总支出层面看,与2018年比较,2019年民间消费增加1.9%,企业固定资产投资下降8.5%,出口下降10.4%。其中,出口锐减的特征尤其明显,其原因主要来自中美贸易战、日韩贸易摩擦、韩国产品国际竞争力下降等因素。

其次,与中国企业的崛起有一定的关系,新世纪以来,引领韩国经济发展的电子产业、汽车产业逐渐被中国企业所取代。韩国是一个典型的外向型经济体,韩国企业正在面临来自国内外的压力,即在外受到与发展中国家竞争乏力的压力,在内受到最低工资上调的压力。韩国企业竞争力下降造成的负面影响连累到其他部门的表现,因此,韩国政府提倡的收入主导成长模式不见效,最低工资上调却导致失业率飙升、内需不足,企业劳工成本上升导致国际竞争力下降等问题也未能得到根本性改善。

本次疫情对韩国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可以分为生产、消费两个层面。

以生产层面为例,疫情对韩国支柱产业产生直接的影响,韩国疫情重灾区为东南地区经济圈,拉动韩国经济发展的核心地区,特别是,电子产业、汽车产业、钢铁产业、造船业等支出产业的生产工厂集中在龟尾(电子)、蔚山(汽车、造船)、浦项(钢铁)等庆尚北道城市,这些城市均位于本次疫情最大重灾区大邱100公里以内。疫情导致的国内生产线停产、国际生产网络瘫痪、针对韩国人员流动限制等负面因素,短期会阻碍韩国企业的表现,具体大约如下。

第一、国内生产线停产。疫情重灾区为韩国电子产业、汽车产业的核心生产区域,陆续出现确诊患者所属工厂的停产防控,直接影响到韩国企业的国内生产与产品供应。据韩国媒体报道,位于庆尚北道的三星电子龟尾第二工厂,主要生产三星智能手机S20、S Flip等旗舰产品,近期陆续出现新冠病毒确诊患者,不得不采取生产线的停产措施,决定部分产品的生产分配到越南工厂。

第二、国际生产网络瘫痪。新世纪以来,韩国企业积极参与东亚生产网络,与中国、日本、越南等国家形成了产业内生产分工,疫情导致的中国、韩国企业停产,造成来自国外的核心部件供应不足。例如,因为中国工厂延迟复工(2020年二月底中国工厂设备利用率仅为53.4%)带来的中国产零件供应不足,这些零件在韩国国内不存在任何替代品,因此,韩国现代、起亚、双龙等汽车企业陆续采取停产、减产措施。

第三、各国针对韩国纷纷采取禁止入境措施。除了产品流动、资本流动外,经济交流中重要因素是人员流动,人员流动的约束对经济交流、企业活动造成负面影响。本次疫情主要以人传人的方式传播,各个国家针对疫情重灾区采取加强入境检疫措施。韩国疫情趋于严重,截至目前,全世界102个国家针对韩国采取禁止入境或加强入境检疫措施,占到全球联合国成员国总数(193个国家)的52%,制裁措施对韩国企业的经济活动造成了直接的冲击。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疫情对韩国支柱产业而言,对内需市场的影响大于外需市场。即使电子产业、汽车产业等两大支柱产业受到本次疫情的影响,但这些产业的国内工厂为满足内需供应而运营,针对全球市场的产品供应不受太大的影响。例如,以三星为代表的电子产业针对全球市场的生产环节已转移至东南亚、印度等地区,停产的国内工厂主要为满足国内消费需求。以现代为代表的韩国汽车产业为避开各国对成品车的高关税壁垒、降低高额的运输成本等原因,长期推进在东道国组装成品车,国内停产仅限于内需市场的产品供应。

韩国两大支柱产业受到的冲击仅限于内需供应方面,但旅游业、餐饮业、运输业等行业的直接冲击较大,并且,疫情对此类行业的负面冲击基本上在后续季度中不能得到弥补。特别是在韩国疫情趋于严重、不出现拐点的背景下,各国针对韩国陆续采取禁止入境、旅游禁令等措施,对韩国的旅游业、运输业、餐饮业等相关产业造成了严重打击。此外,韩国对本次疫情早期防控不到位在各方面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尤其是,韩国成为第二大疫情重灾国,全球上百个国家对韩国采取禁止入境、旅游禁令措施,对韩国的国家形象造成影响,也许疫情近几个月内可以得到控制,但由此受到影响的国家形象恐怕短期内无法恢复。

以消费层面为例,本次疫情对韩国国内消费结构产生变化,特别是,疫情对消毒产品相关产业、旅游业造成的影响较大。据韩国一家网购公司E-bay Korea从1月20日至3月3日的调查数据,消毒类产品、生活必需品、食品等抗疫情相关商品需求飙升,其产品销量变化为消毒类产品同比增长598%,生活必品同比增长41%,食品同比增长21%。相反,旅游、演出/电影票等户外活动相关商品需求急剧下降,其产品销量变化为旅游商品同比下降57%,演出/电影票销量同比下降77%。

疫情阻碍消费者的线下消费支出,对餐饮业、旅游业造成直接的冲击,对其他产业的线下消费也产生一定的影响。由于疫情的扩散,在人员流动受到限制、游客对疫情的恐惧等负面因素作用下,外国游客赴韩旅游、韩国游客赴外旅游需求均骤减,短期内难以复苏。此外,由消费者的户外活动减少导致的消费低迷,对线下消费比例较高的汽车、电子、化妆品等产品销量均产生负面影响,例如,以现代汽车为例,2月国内汽车销量为3.929万辆,同比下降26.4%。

本次疫情对企业生产、消费者支出产生负面冲击,迫使各类生产、消费活动放缓,阻碍了韩国国内生产—消费的良性循环。在近几年国内经济持续低迷的背景下,韩国政府在抗击疫情的同时,保持企业生产,鼓励居民消费,消除民众对疫情的恐惧,尽量降低对疫情对韩国经济的负面影响。从病毒的扩散趋势来看,韩国政府须采取更加积极的防疫措施,恢复生产、刺激消费的关键在于加强对疫情的防控工作,早日战胜疫情。

二、本次疫情对中韩经贸的影响及应对措施

自1992年中韩建交以来,中韩之间经济合作发展迅速,同时构建了经济互补性较强、分工效率较高、产业链较长的国际生产网络,已互为对方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诸多韩国学者在关于中韩经济相关性方面的调查研究指出,中韩两国在以韩国生产中间品、中国生产最终产品的分工模式下,两国贸易趋势存在正相关关系。

过去中韩两国的贸易模式倾向于产业间贸易,韩国向中国出口电子电器、精密机器、化工产品等高附加值产品,中国向韩国出口农产品、纺织品等低附加值产品。不过,进入新世纪以来,由于韩国企业在华投资迅规模速扩大、中国企业整体技术水平提升等原因,两国分工模式开始从产业间贸易向产业内贸易、公司内贸易转变。

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2019年中韩进出口贸易总额约为1.96万亿元,同比下降5.1%,其中,中国对韩出口额约为0.76万亿元,同比增长6.6%,中国对韩进口额约为1.20万亿元,同比下降11.4%。2019年韩国成为中国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国,中韩进出口贸易占中国进出口总额的比重较大,达到6.2%。

进入2020年,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席卷中国,2020年前两个月中国进出口总额为4.12万亿元,同比下降了9.6%,其中,出口额为2.04万亿元,同比下降15.9%;进口额为2.08万亿元,同比下降2.4%。尤其是,由于疫情及中国政府采取的防疫措施,中国企业的生产受到一定影响,中国对外出口受到较为明显的冲击。目前,中国海关总署尚未公布国别统计数据,虽然没有当前中韩两国贸易数据,但从总体数据以及韩国媒体案例推测,依赖对华进口的韩国企业的经营活动受到冲击。不过,在中国政府防疫措施取得成效、疫情状况好转的情况下,中国企业纷纷恢复生产,因此,中国疫情对韩国国内企业的冲击逐渐减少。在中韩生产网络密不可分的大背景下,目前韩国疫情趋于严重,会给国际生产链上下游企业合作带来一定的困难。

在人员流动层面,疫情发生之后,中韩两国互访人员数量大幅减少,2020年2月上旬赴华韩国人数同比下降约80%,赴韩中国人数同比下降超过60%。2月中旬韩国疫情趋于扩散,中国部分省市加强对韩国人入境检疫措施,在华韩国企业人员的经济活动受到约束,部分韩国媒体对此表示抱怨。由于中韩两国具有不同的政治体制,应对疫情采取的防控措施也不同,针对当前传播性较强的新冠病毒,两国政府采取的减少跨国人员流动的举措对疫情防控、赢得最终胜利发挥了最关键的作用。尽早战胜新冠肺炎病毒是对两国经济发展最好的良药。

目前,中国疫情一天新增确诊病例下降至50例以下,进入收尾阶段,而韩国疫情尚未出现拐点,进入防疫关键阶段。鉴于中国的防疫经验,中国政府在疫情早期扩散阶段采取的全民自家隔离措施对本次疫情的防控起到关键作用。本次疫情扩散速度比曾经经历的疫情快,H1N1流感在韩国确诊病例突破2000例经过半个月时间,本次疫情仅一个星期就突破该数值。鉴于该病毒的强传播性,在疫情期间,相互封锁对方国民流动往来是比较合理的举措。疫情对中韩两国经贸的冲击改变不了中韩两国加强经贸合作的大方向。

中韩两国互为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共同参与构建了东亚生产网络,产业链高度融合,其国际分工机制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目前,中韩生产网络正在面临疫情的考验,这会给两国企业的复工复产、经济交流产生一定的影响,如产业链上下游跨国合作的不确定性增加带来的一系列困难。此时,中韩两国政府应通过外交、经济高官会议机制,积极探讨跨国疫情防控联合机制;应对两国产品、人员流动方面加强检疫,避免疫情跨国性扩散,尽早结束本次疫情,维护两国的公共卫生安全。同时,两国应有效帮助企业消除不确定性、降低行政成本,为克服疫情的负面影响,实现中韩两国乃至东北亚经济合作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文:姜昊求,山东大学东北亚学院教师[韩籍]

继续阅读
  • 我的微信
  • 扫一扫联系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扫一扫关注
  • weinxin
avatar
  • 文本由 发表于 2020年3月23日13:03:35
疫情之下,中东本土电商怎么样了? 出海资讯

疫情之下,中东本土电商怎么样了?

疫情爆发后,中东区域供应链成为电商们的最大的痛点,尤其对中国跨境电商是个很大的打击。 非必需品类的电商如奢侈品、服装、家居用品等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比如上周四(4月2日),成立三年,已经融资超过150...
跨境支付面临冰封,疫情之后未来可期 出海资讯

跨境支付面临冰封,疫情之后未来可期

国内疫情逐渐稳定,但全球疫情呈现爆发趋势,跨境支付可谓打满上下半场,正在经历最为困难的时期。藉此,移动支付网成长营邀请日本Netstars CTO陈斌以《疫情之下,跨境支付那些事》为主题进行线上直播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